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思语&纪北琛(二十八)

    小猪大猪的玩笑逗得妞妞很欢乐,然而她的生物钟很固定,就算玩得再疯,她也会自动自觉地缩进被窝睡觉。替她掖好被子,叶思语才去洗澡,但从浴室出来,女儿又被纪北琛抱走了。

    床尾剩下一推妞妞玩过的布偶和娃娃,而纪北琛正靠在床头看手机,叶思语将毛巾甩到他身上:“每次都这样,东西收一收啊,就知道把女儿抱走……”

    毛巾被纪北琛精准地接住,将手机抛到床头柜,他便听话地把东西通通收好。待叶思语把头发吹干,床铺已经恢复了整洁,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过去。

    叶思语爬到床上,在床上的男人衔着一丝微笑,此际正不怀好意地瞥着她。她明知故问:“笑什么?”

    纪北琛说:“高兴。”

    叶思语刚躺下,人已经被纪北琛拽了过去,她翻了个身,顺势骑在他腰上。

    床铺晃动,床上的男女姿势亲密地抱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纪北琛笑意更甚,单手托着叶思语的腰肢,他说:“你这是想为我助兴吗?”

    说罢,他的手就试图蹿进睡衣内,叶思语迅速摁住他的魔爪:“我是来给你讲笑话的。”

    镶在天花板的吸顶灯投下柔和灯光,映在叶思语脸上,她的五官被衬得格外标致。

    纪北琛觉得她不化妆的时候更好看,第一次在电影里看见她,她才二十来岁,一脸的胶原蛋白,随随便便地素颜出镜,也能压倒一众精心上妆的大牌明星。几年过去,岁月也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他不觉碍眼,反正更觉耐看。

    他越看越是心痒,声音不自觉低了下去:“这样的良辰美景,你居然要用来讲笑话?”

    “对啊。”叶思语说,“刚才你讲的‘小母猪’不够有趣,我要讲一个更有趣的。”

    纪北琛一听就弯起了唇角:“说说看。”

    长发从耳后滑了下来,发尾扫在纪北琛的脸,叶思语懒得绕回去:“我听曼曼说,他家余哥哥有恐婴症。你说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害怕那么可爱的小宝宝,你说是不是很滑稽很好笑?”

    纪北琛将她拉近了一点:“你又跟岑曼那丫头商讨什么鬼主意了?”

    “没有啊。”叶思语笑着说。

    看着那诡异的笑容,纪北琛对她的话表示怀疑:“真没有?”

    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把余修远折腾得死去活来,另一个更是让自己不得不举手投降,若她们联手使坏,这日子肯定没法过了。

    叶思语双手攀着他的肩膀,一脸诚恳地说:“真的没有!我就想问问你,你是不是也有恐婴症?”

    纪北琛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怎么可能。”

    叶思语又开始跟他翻旧账:“妞妞刚出生的时候,为什么你老是不愿意抱她?”

    纪北琛说得很在理:“家里有月嫂有保姆,还有那么多长辈争着抱那小家伙,我懒得凑热闹而已。”

    叶思语问:“这么说,你是喜欢小孩子的?”

    察觉她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纪北琛就问:“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叶思语搂住他的脖子,笑眯眯地说:“等我拍完江导这部电影,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纪北琛的唇角僵了僵:“你觉得妞妞还不够闹腾吗?”

    “妞妞要当姐姐了,才不会闹腾好吗?”叶思语将脑袋伏在他肩头,手指在他胸膛一下一下地戳着,贴在他耳边低语,“况且女儿那么希望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你忍心不满足她吗?”

    她的身体又柔又软,淡淡的清香涌入鼻息,纪北琛喉咙一紧,扣住那只正在自己胸口作乱的手,随后轻巧地将人压在身下:“孩子的事迟点再说,但要孩子的事可以马上就做……”

    长发铺散,在藏蓝色床单的映衬下,优美的颈脖和圆滑的肩头显得更加白皙诱人。纪北琛亲了下去,从额头到眼角,从鼻梁到嫣红的唇,从颈窝再到那精致的锁骨,逐点逐点地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叶思语被亲得浑身发软,这男人每次发起狠来都特别骇人,让她总有种下一秒就要被吃拆入腹的错觉。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她就抖着声线说:“你确定真要马上做?”

    纪北琛胡乱地扒开了她的睡衣,在百忙中抽空回答:“当然。”

    话音刚落,他便张嘴含住她胸前的娇软,她咬着唇闷哼了一声,眉梢眼角都渗出媚意。

    那缠绵的尾音落入耳中,纪北琛低哑地笑起来,正想托起她的腰,不料却听见她说:“你知道吗?曼曼会怀孕,是因为余妈妈动了手脚。”

    纪北琛的动作倏地停了下来,叶思语看着他,幸灾乐祸地说:“今晚跟你妈妈聊了一下,感觉她很渴望我再怀孕,你说她会不会也跟余妈妈一样……”

    听了这话,纪北琛有半瞬犹豫,眼底的情-欲未退,理智很快被压在下方,随后便折起叶思语的腿。

    叶思语始料未及,她还没做好准备,这男人已经急切地撞了进来。她的身体反射性绷紧,声音全堵在喉间,叫也叫不出来。

    毫不意外地对上她那诧异的目光,他用手背拍了拍她的脸蛋,笑容里带着几分邪气:“想吓唬我?就凭你?”

    细碎的低吟自喉咙深处挤出,叶思语眼前白花花一片,只懂本能地抓住床单。

    纪北琛掐住那截纤腰,越顶越深:“明明是安全期,居然跟我说那么多废话。”

    叶思语被顶得头晕眼花,她的脸涨得通红,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只能艰难地求饶:“轻点……”

    在身下的女人缩着躲着,纪北琛却仍旧霸道地将她钉在床上,看着她那似乎痛苦、又似乎爽快的模样。她半张着眼,那眼神性感又魅惑,惹得他更加失控,什么克制与温柔通通被抛之脑后。

    这或许是叶思语唯一处于劣势的时刻,也是她唯一向纪北琛投降服软的时刻。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她整个人都飘飘然的,直至被抱进浴缸泡澡,那被撞飞的三魂与七魄才渐渐地归位。

    热水舒缓着阵阵的酸慰与疲惫,叶思语懒洋洋地靠在他胸膛,昏昏欲睡。

    相比于筋疲力尽的她,纪北琛就要精神得多,他知道刚才有点过火,于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她的肩和腰,好让她放松下来。只是,他的动作很快变得不正经,滑过那片平坦的小腹,手就习惯性地往下移。

    叶思语非常警觉,她摁住纪北琛的手,口齿不清地吐出几个字:“不准乱来。”

    纪北琛低沉地笑了一声,随后还真的安分下来。

    一身清爽地回到床上,原本困倦不已的叶思语反而精神起来,总是窝在纪北琛怀里乱动。

    同样没有睡意的纪北琛却觉得折磨,温香软玉在怀,源自身体深处的渴望和欲念又再度被唤醒。顾虑着她的状态,他又不忍心过度索取,当她再一次撞过来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你怎么跟妞妞一样静不下来?”

    那无奈的语气里又带了点宠溺的味道,叶思语扬起脸看向他,不小心撞到他的下巴。她痛呼了一声,他伸手替她揉着头顶:“说错了,你比那丫头还爱闹。”

    叶思语虽不服气,但又无法反驳,蹭了蹭那温暖又厚实的胸膛,她问:“安全期也不一定万无一失的,你真不怕我怀孕啊?”

    “说起来应该是你比较害怕吧?”纪北琛笃定地说,“要是你怀孕,整个剧组都不会放过你。”

    叶思语觉得有理,接着说:“可大家都讲,我生妞妞的时候,你被吓得半死。”

    沉默了好半晌,纪北琛才出声:“我不是害怕,是紧张你。”

    虽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但叶思语却十分高兴,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她又问:“其实你也不喜欢孩子吧?”

    “那么难缠的小鬼,谁会喜欢。”纪北琛老实回答。

    她不满地将手肘撞向纪北琛:“喂!”

    纪北琛并不闪躲,他慢悠悠地补充:“爱屋及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也很努力地当一个好爸爸吗?”

    顿了三两秒,他又承诺:“我也会努力地当一个好丈夫……”

    叶思语弯起唇角,伴着他的低声呢喃,她不多时便安然入睡。

    叶思语和纪北琛的感情越来越稳定,虽然纪北琛仍然未能让叶家长辈完全放心,但见这对欢喜冤家那么开心幸福,他们也算是默认了这个差强人意的女婿了。

    且不说纪夫人盼待着他们二胎的好消息,就连叶母也旁敲侧击地对女儿说:“妞妞老是闹着往曼曼家里跑,说是想跟冬冬玩。冬冬那奶娃娃整天睡觉,她就趴在人家的小床边上守着,你说这小妮子是不是越来越好笑了?”

    叶思语装作听不懂,顺口就应声:“是啊。”

    叶母耐着性子跟她绕了几个圈,然而叶思语并无表示,她只得直言:“趁着年轻,你就赶紧给妞妞添个小玩伴,免得这孩子老是打搅人家。你不知道,每次妞妞过去看冬冬,小远都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好像很害怕她撒起野来把自家女儿抢走。”

    事后她将这事告诉了岑曼,还笑着说:“你不是说你家余哥哥有恐婴症,现在怎么又跟女儿那么亲热了?”

    岑曼说:“男人心也是海底针,以前怎么说怎么劝他也不想要孩子,孩子出生了他又比谁都紧张,但又装作不在意、老说抱怨孩子烦人。昨晚冬冬没有哭,他整晚都坐不住,一直问冬冬是不是生病了,还想把孩子摇醒,吓得月嫂和保姆连忙把他‘请’了出去。”

    想想这个场面,叶思语就觉得好笑,其实当了父亲的男人,有时候会跟孩子一样幼稚,心血来潮时还为孩子吃飞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