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8章 点燃星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愁落在了一块荒域崩裂的碎片上, 静静地注视着下方黑暗的世界。也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感觉到一股沛然的力量填入了元始界那一片混沌的乱流之中。

    一切汹涌与无序, 都渐渐止息。

    是当初为盘古所裂取的那一瓢本源之力回来了。

    乱流由大而小,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这原本横亘于宇宙身上的伤痕, 到底还是愈合了。

    不必再费心去看谢不臣的结局, 也不必再苦心寻找盘古的踪迹,这一刻,彻底衍化完成的宇宙, 已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谢不臣,终究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谢不臣。

    只是站在这空荡荡的高处俯视,她竟不觉得十分高兴。

    见愁手中还提着那一柄凡剑, 此刻只慢慢地坐了下来, 将它搁在了自己的身旁。

    这是她从青峰庵隐界里取来的。

    在窥知谢不臣梦境后,她便告诉了另一个她, 返回元始界取来, 实在易如反掌。

    荒域已然不复存在。

    先前的神祇与上墟众仙, 都在远处, 用一种不很明白的目光看着, 半懂不懂, 更无法猜度这女修现在的心思。

    独独绿叶老祖走了上去。

    但没有打搅见愁。

    她只是从袖中取出了先前从谢不臣处“借”来的那一卷九曲河图,轻轻将它放在了那一柄凡剑旁边。

    见愁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

    她也回视她一眼。

    但这一刻谁也没有说话,更不需要言语。

    绿叶老祖返身离开, 见愁依旧坐在这里, 很久,很久,直到傅朝生向她走来。

    “他死了吗?”

    他其实隐隐知道答案,可不知出于什么缘由,竟还是问出了口。

    只是问过后,又有些懊恼。

    见愁不必回头,也知道是他来,也不必问,便知道他问的是谁,只点了点头。

    傅朝生是知道见愁与他之间那些恩怨的,此刻便不由慨叹:“当年在雪域以宇宙双目都无法窥知与他有关的一些东西,甚至只看出那一炷香是九头的心血所制,如今想来,都是九头为他掩盖掉了。”

    “寻常罢了。”见愁的面上一片平静,只想起璇玑星上论道饮酒的那天,也想起月影抬手摘星辰、出则月无影的神异本事,只道,“九头鸟月影,梦老人天姥,擅织梦。便是我当日与他面对着面都未看出什么端倪,还是后来梦境里才看出端倪。”

    “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可听她话中的意思,竟好像不是。

    傅朝生有些怔忡。

    见愁便笑了一声,却已带了点自嘲的意味:“合一身,才会知道一种可能。不见不愁,极见极愁。我虽选择了这条路,却也恐惧全知,只盼着它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最好不要到来。才入上墟时,知道得没有那么多,计划到底还看智谋。一直到刚才……”

    融万身于一,所以全知。

    非如此无法找寻克敌之道,无法杀灭千千万念所成的祖神,更无法在谢不臣那最后的攻击里活着将七分魄送回他身。

    只是此时此刻,此方宇宙,终究也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了。

    因为其余所有的她都死在了那墨规尺下。

    唯有一切她的记忆,还存留在她脑海中。但再没有更多的可能性,只有眼前这一种。

    傅朝生便觉得心里面沉甸甸的,他垂眸,抿了唇,坐到她身边来,又问:“那河图最后两行是什么?”

    “是盘古当年初入此界裂取本源致使宇宙形成了混沌乱流。”当年自十八层地狱破开释天造化阵回到十九洲,她便曾经过这一片乱流,一睡六十年裹去,当时不解其中玄机,直到悟透河图最后的两句,“谢不臣是个走一步想十步的人,只可惜这河图最后两行与前面所述实在没有任何因果的联系,纵他聪明绝顶也未必看得出端倪来。而八极道尊参悟河图多年,却未能解出其中玄机,这最后两行他都未必看得懂,自也不足为虑。”

    傅朝生听完皱了眉:“这混沌乱流的事,是两行还是一行?”

    他果然还是很敏锐的。

    混沌乱流的事,的确只占一行。

    她抬手将方才绿叶老祖放下的九曲河图拿起,慢慢展开来,末尾两行依旧是空白。

    但在她探指向其抹去时,两行暗金的古字便已显现。

    然后她将河图递给了傅朝生。

    傅朝生迟疑了片刻,才接过来看。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如今盘古已然陨灭,这九曲河图竟不似当初的生死簿一般烙着他的手,只同寻常的卷轴一般。

    他是认得古字的。

    此刻投入心神一看,便已悟得,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那卷轴之上最后一行,写着的赫然是——

    后来人,防九头,杀盘古!

    旁人或许感觉不出,但傅朝生当年是打开过生死簿的,更接触过长夜简,当年虽借曲正风河图不成,可如今他将这卷轴握在掌中,便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河图与生死簿、长夜简,同出一源!

    也就是说,这河图本是盘古自己所制!

    祂怎会在这上面指点后来人防范九头鸟、请旁人来杀祂呢?

    傅朝生只觉费解至极。

    可见愁却能理解一二。

    她轻轻地叹了一声,只道:“纵然世人视之如神明,可到底都是凡人罢了。一念之差可能构筑轮回,一念之差亦可能想要挽救。祂虽然沉睡,可有的是人想要祂苏醒。我若是祂,得全族信仰,在清醒时也会先这般写下。只不过向生畏死才是本能。最接近死亡的时刻,便也是最恐惧死亡的时刻。写下这一切之后,祂的心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便是谁也不清楚了。”

    这世间有生命的存在,大多是复杂的,时而摇摆,时而矛盾,有时行善,有时作恶。

    从来没有完人。

    盘古不例外。

    她也不例外。

    傅朝生大致听明白了,只将这河图一放,目光掠过,却是瞥了一眼那柄放在她身旁的凡剑,别了别嘴角,闷闷道:“可我还是不高兴。你叫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