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苦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六月骄阳似火,明晃晃的太阳无情的炙烤着大地,仿佛要把地上的每一滴水都要烤干。

    路旁的草木也没精神的耷拉着脑袋,田地里虽然种着的庄稼,却是焦黄一片,要是点一把火应该能迅速的燃烧起来。整个大地都急需一场大雨的滋润。

    酷热难耐的天气,路上自然也没有什么行人。徐景天骑着毛驴行了半日的路,不免有些乏了。还没走多远,身下的驴子就留恋起路旁的野草来,催促了好几次也不肯走。

    徐景天没法,只得翻身下来,牵着驴子慢慢的走着。后背上的衣衫早已经黏糊糊的粘在了背上,这一路风尘仆仆,汗水裹着尘埃,一身的怪味。真想痛快的洗个澡,可现在似乎成了奢望。

    徐景天一大早从驿站出发,行了这半天的路也还没看见下一座场镇的影子,心想今天又该到何处落脚呢?

    走了一段黄尘漫天的山路,实在是又饿又渴。摸摸随行的褡裢里还有两个又硬又干的馍,可是囊里的水也早就不剩一滴,如何咽得下去。便想要是翻过了这座山,能寻到人家讨点水喝就好了。

    就在此时,猛然发现不远的小山沟里竟然有水,只可惜都成了黄汤,人实在是喝不去,便牵了毛驴过去饮水。自己顺便也歇歇脚。

    徐景天背靠着大树坐下,摘下了头上的凉帽慢慢的扇着风。就这么回乡去,实在是显得有些狼狈。

    二十四岁,可正是意气风发的好年纪。也难为了他努力奋斗了好些年,也挤破了脑袋,终于能够进得太医院。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职位,但也付出了许多。当初离家时,信誓旦旦的向父老承诺他徐景天一定要闯出个名堂来,总有一天能衣锦还乡,哪知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罢了,也是他的命如此,怪不得谁。比自己品级高,又能自由出入宫廷的医生医官们现在还关在牢房里,生死未卜,他有这样的收场,也实属老天眷顾了。

    等到毛驴饮够了水,自己也歇得差不多,便又牵了缰绳,继续翻山越岭,只希望走过了这座山头能看见村落,那么就还有希望。

    徐景天一路往南而去,好不容易爬到了山坡顶,正好一股风卷着热浪和黄沙吹来,树叶也沙沙作响。似乎凉快了一些,他站在山头向下眺望,似乎能看见零星的几户人家,顿时眼前一亮,几乎忘了身上的疲倦,牵着毛驴迅速的往那山下而去。

    山势并不陡峭,下山的路还算好走。总算是进了村子,却一个人影也没看见,稀疏的几户人家。全都是搭建的茅草屋,有些已经歪歪斜斜,看上去已经年久失修,因为大门紧闭也不知到底住没住人。

    徐景天走到一户人家面前,隔着木槿篱笆还没上前叫门,只见从院子里突然蹿出一条灰白色的大狗来,一个劲的朝景天狂吠。

    景天避之不及,只好随手抄了根地上的木棍驱赶着。

    好再这条大狗只吠并不扑向景天撕咬。直到住着的人家开了门,走出来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儿,驼着背,往栅栏外望了一眼,见是个陌生人,又见景天牵着毛驴,身上背着褡裢,戴着凉帽。个子高高的,一身灰蓝的布衫子,看上去应该是个赶路人。

    驼背的老头站在篱笆里面,巍巍的问了一句:“谁呀,何事?”

    徐景天见是个老者,忙脱了帽,上前做了个长拱,微微的弯着身子道:“晚生路过此地,走了半天的路,渴得厉害,想向老人家讨碗水喝。”

    驼背老头又上下打量了徐景天半晌,心想这个年轻人倒有几分读书人的样子,还算恭谦有礼,这才喝止住了那条灰白的大狗。开了栅栏请徐景天进院子。

    徐景天原本不想叨扰许久,讨了水就走的。可是见老人家待他坦诚,也只好应允了。

    驼背老头并没将景天引进屋里坐,只将檐下的一把粗笨的竹椅放到了院里的枣树下请徐景天坐了。

    徐景天恭恭敬敬的坐了,驼背老头便折回屋里去了。那条大狗还站在距离景天不远的地方,虎视眈眈的望着他。栓在树下的毛驴却将嘴巴伸向了篱笆,正有滋有味的啃着那些木槿花,徐景天见篱笆上开了不少的木槿花,心想就这么被驴子糟蹋了可惜,便起身将毛驴挪了地方,重新找地栓好。

    片刻后,驼背老头端了个土陶碗出来了,景天连忙起身双手接住。见这水上面还蒙着一层灰蒙蒙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在外当然也不能计较这些,有得水喝就不错了。景天大大的喝了两口,陶碗很粗,微微的有些刺嘴唇。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