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焰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今年过年和往年大不相同,因为开了铺子,下半年又多少赚了些银两。手里可够用来花销的也够阔绰了。

    不过两口之家,在吃喝穿戴上本来也花不了多少,节余下来的打算存起来,看什么时候能将那座小宅子赁下来。

    那座小宅子如今正空着,茵陈也去瞧过。一个简单的四合院落,上面三间正房,左右两边是厢房,下面还有两间用做灶房什么的倒十分方便。院子里一口井,井旁栽种着一棵高大的芙蓉树。

    清一色的都该着灰瓦,宽大的镂花窗户,雕花门。只是漆色有些剥落了,墙体原本是雪白的,此时也没那么粉白。

    徐家这边一半是瓦,一半是茅草屋,看上去有些破败,要说比那小宅子是怎么也比不上的。不过茵陈她也在这边生活了将近十年,还有一块菜地照料着,又养着鸡。她也舍不得。这也是景天的祖宅,想来他更加舍不得。

    买下那座小宅子,少说也要二十两银子,茵陈想,要是没有年中金家使坏,给那户人家赔的烧埋银子,说不定再存些就能买下来了。想到这里茵陈便对金家又厌恶了几分。

    拿着钱,随便买了几样眼下需要的东西,布料她却没去看。想想冬天里已经给景天做了两身衣服,她的也都还够穿,等到开了春再说吧。到了卖炮仗的地方,茵陈还犹豫着,后来经不住诱惑,进去买了一通。

    背篓里已经装了不少的东西,回去的路上遇见了银花婶子。

    两人结伴而行,茵陈自然又问起莲心来。

    银花说:“莲心初二才能回来。今年我看你们家倒还热闹,买了这么多。”

    茵陈笑说:“哪里说得上热闹,不还是就我和大爷在家,又没新添什么人。不过我听说天冬要说媳妇了。可是不是?”

    银花忙道:“还没个影儿呢。他现在跟着徐大夫倒也学了点本事,文元又要念书。过两年再给你娶亲也一样,好人家的姑娘多的是。先留意着吧。”银花心里倒中意茵陈,只是说不出口。知道茵陈也看不上天冬,也不敢遣媒人去提亲,只好另寻其他合适的年轻姑娘。

    “你和我们家天冬年纪差不多,过了年就该十七了吧。”

    茵陈点点头。

    “这个年纪是最好的了,我看该给徐大夫说说,让他给你定门合适的亲事,不能再拖了。这二十可是一晃就到了。那时候再嫁,只怕没有现在这么容易。”

    茵陈红着脸道:“急什么呢,大爷的铺子开张没多久,我还想多帮帮他。再说我若再出了这个门,大爷就更是孤家寡人,吃饭穿衣也没人照料,也不像样。”

    银花叹道:“说是这么说,可不能因为徐大夫你将自个儿也给耽误了呀。你年纪正好。怕什么。说来这徐大夫也太挑剔了些,早些年就该成个家。儿女也有了,现在这个岁数了,只怕不好找,黄花闺女更是难得了。只有寻些再嫁的女人……”

    茵陈打断了银花的话:“婶子别说了,大爷他的事我们也不好在一旁议论。”

    银花见茵陈维护,便笑道:“说得也是,我们家两个儿子还没着落呢。管起徐家的事来做什么。是我多嘴。”

    两人说笑着已经到了家。茵陈站在篱笆外,见景天正在院子里裁红纸要写对联。忙几步过去了,凑近看了一回,点头赞道:“大爷不管是写小字,还是写大字,都好看。”

    “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可都买齐呢?”景天看了她一眼,又忙着将茵陈身上的背篓给卸下来。

    茵陈道:“大致齐活了。”

    天气有些冷,那墨不到一会儿又凝结起来,茵陈在一旁连忙帮着磨开。

    写好了几副对联,一副大红洒金纸写的,预备着拿到铺子里去贴。这里又和茵陈说:“林家那边的东西,我让你准备,有了没?”

    “我不会忘的。都在这里呢,大爷准备什么时候送去呀?”

    “下午吧。”

    景天心想这一年多亏了林家几次照顾,算是渡过了难关,这里大年下的,很该送份礼过去表示谢意。

    茵陈收拾了两块腊肉,一盒糖,四斤挂面拿个篮子装着,虽然都不十分金贵的东西,不过要送人也还算拿得出手。

    赶上要过年了,茵陈将屋里屋外收拾了一遍,连那块大青石板也清洗过。将那些被褥衣裳也都拿到河边洗了出来,晾晒在院子里。只是这几日天气不大好,早上将衣服晾出去,倒了天黑收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