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幸福未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抱歉亲们~这两天农忙,耽搁了更新~好在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感谢亲们一路以来的支持~群么么~╭(╯3╰)╮

    ---------------------------

    姚府上下,得了这两封信是且喜且忧。

    然而想着姚怀礼和马恩厚都还健健康康地活着,众人也不敢要求过多,只能是在中秋祭月的时候,替两个人祈福祝祷了。

    待府中的祭月事宜结束之后,姚怀瑾便以李小婵身子渐重,不便多多劳累为由,搀着李小婵回到了自己的梧桐院。

    到了院子了,李小婵看到那熟悉的缩小版的祭案、贡品和香烛,吃了一惊,忙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院子里还有这些祭月的东西?”

    姚怀瑾笑道:“这是咱们自己的祭月,祭告咱们小家快快乐乐,孩子健健康康的!”

    李小婵便笑了,觉得心中一阵温暖。

    因为李小婵身子重,不方便跪得久,姚怀瑾便让她在垫的厚厚的软软的坐蓐上略略屈膝表示一下,就算过去了,重在心诚嘛!

    李小婵却不愿意,这是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这个小家的祝祷,心诚自然重要,但是这跪拜礼仪也得做全了。所以,李小婵端端正正地跪下,努力叩首拜了三拜,这才在桃儿和叶儿的搀扶下起了身,认真地看着姚怀瑾祝祷。

    虽然对于鬼神一事,李小婵并没有多么信奉,但是有了家,有了孩子的人,总是不自觉地会渴望上天多多庇佑,让自己一家和睦美满的。

    开礼、祭告、结束。

    梧桐院的祭月仪式,比起之前姚府的祭月仪式,简单了许多,很快便结束了。

    将祭案、贡品和香烛等一应物品交给下人们收拾,姚怀瑾则扶着李小婵,进了内室休息。

    在李小婵养胎这段时间,她带出来的那些王家的管事,很快便掌握了温室大棚的种植技巧,并且又交给王家的其他人,是以,等到秋季反季节的蔬菜瓜果等需求量渐大时,王家早就有一大批熟悉温室大棚种植技术的技术人员,还有大大小小将近二十个温室大棚。

    今年的王家,庄子进项,是往年的三倍有余。

    这可喜坏了王家的大小主子。要知道,王家各处的庄子,还没有都彻底利用起来,就已经有如此的成绩了。那若是王家的庄子都用来种植温室大棚的蔬菜瓜果,那还不赚疯了!要知道,京城最不缺的,就是愿意用大把大把的银子来享受的达官贵人!

    高兴之余,王家的大小主子们饮水思源,都念起李小婵的好来,对于李小婵肚子里的孩子,便多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期待,并且为他备足了厚礼。

    在众人的期盼之中,金秋十月,李小婵肚子里的孩子,终于落地了。

    那天,晴空万里湛蓝,白云丝缕如绵。

    整个姚府的人都屏气凝神,望着产房的方向。

    产房外的姚怀瑾,听着产房内传来的李小婵偶尔抑制不住疼痛的呻吟声,更是担心照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来回回地在产房门口转悠,口中念念有词地祈祷着天地诸神的庇佑,庇佑产房里母子平安。

    朝阳缓缓地西移,渐渐地到了中天,又渐渐地落到了西山。

    夜幕,渐渐地降临。

    渐渐地,满天星子闪烁。

    等在产房外的姚怀瑾,一整天水米未沾,见这会儿孩子还不出来,心一点点地凉了下来,整个人只觉得一阵脱力,心脏一阵狂跳。

    再也等不下去了,姚怀瑾一把推开拦在产房门口的丫鬟婆子,强闯了进去。

    正在产床旁伺候的婆子,见状唬了一跳,连忙就要将姚怀瑾往外推,嘴里还说着:“哟,二公子您怎么进来了?快快出去!这男人哪有进产房的,血腥晦气的……”

    婆子还没有说完,就被嫌她碍事的姚怀瑾推到了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姚怀瑾半跪在在床前,双手紧紧地握住李小婵的手,哽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便止住了上前阻止的脚步,站到了一旁。

    倒是稳婆十分镇定,看了姚怀瑾一眼,虽然满脸的不赞同,但是到底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李小婵,看着六神无主的姚怀瑾,强忍着疼痛,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劝慰道:“你别担心,现在还只是在宫缩,除了疼痛写,一切都还平安。都是咱们自己心急,还没到生的时候,就请了稳婆来守着,所以才要这么久。”

    姚怀瑾只是噙着眼泪点头,紧紧地握住李小婵的手,半晌,才哽咽道:“小婵,万事都有我,你别担心。”

    稳婆在一旁见状,忍不住笑了,说:“二少夫人好胆识、好心态,正是这样的。从早晨到现在,只是在打开宫口便于生产而已,并没有真正到生的时候。二公子若是想要留下来,那就尽管留下来,好好地看着二少夫人,也好让二少夫人安心。”

    稳婆这一辈子接生无数,见的人也多了,还从来没有见到李小婵这样冷静配合的产妇,也没有见过姚怀瑾这样失态闯进产房来的丈夫,心下感叹,想着反正姚怀瑾都闯进来了,晦气就晦气了,不如任由姚怀瑾留下来,也好给李小婵安心。

    趁着这个空当,姚怀瑾又给李小婵喂了一小碗参汤。

    姚士卿知道这个情况后,虽然觉得姚怀瑾闯进产房的举动太莽撞,但是心思一转,想起王清慧生姚怀瑾那会儿自己只能被人拦在外头,白白地担心,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刘氏,有些欣喜,心想,这姚怀瑾沾了产房的晦气,将来,估计必定是要倒霉的!想当初,刘氏也想过在李小婵生产的时候,给她致命的一击。谁知姚怀瑾严防死守,刘氏愣是插不进去一点手。现在姚怀瑾自己上杆子要到血霉,刘氏巴不得呢!

    时间渐渐地流逝。

    子时一过,李小婵突然觉得肚子又一阵前所未有的猛烈的疼痛,苦笑一声,说:“相公,孩子只怕是沉不住气了,要出来见见这个世界呢!”

    接着,稳婆就沉声道:“二少夫人要生了,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