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是已经罚他们在苦窑服刑了吗?”

    墨青眸色微凉:“谁在你面前多嘴?”

    林子豫瞬行而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子豫知罪,愿以命相抵!望门主……”

    “你忠于招摇,服刑三年之后,留你还有别的用处。”墨青握了我的手,“我罚他们,是因为他们犯了妄议之罪。割舌以儆效尤。”

    “他们议了什么?”墨青不言,我便接着问,“议了我吗?”

    林子豫磕头认错:“议了先门主些许江湖传言的过往,属下治下不严,是属下的过错。门主责罚属下便是。”

    哦……我大概能想到了,关于我的江湖传言,少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连我与顾晗光在他们江湖人的嘴里都能传出一套话本子来的故事,更别说这次他们见了姜武和墨青对我的态度,那些私底下的遐想了。

    墨青生气,难免的,只是这处置的手段,却有些超过我的想象了。

    在这牌坊上钉了钉子……当初虽然我不在,可他推了挂尸柱,便不是为了杜绝这样的刑罚吗?为何这次,却显得如此暴戾?

    我没为那些暗罗卫求情,我一早便说了,他们背叛的是墨青,要怎么处罚他们是墨青的事。我只反手将墨青的手握住,我问他:“墨青,你为何在这牌坊处做这般事?”

    墨青一怔,神色乱了一瞬。

    “太过了。”顾晗光终是在我身后开了口,“厉尘澜,这五年来,你可从未行过这般事。嘴碎生气,大不了杀了,这般手段,不像是你。”

    墨青眸光一闪,回头一望,他闭上了眼,脑中仿似有些混乱。

    “这些日子我便是居于南山,也听到了不少人私下传闻,近来你暴戾许多。你且随我来,我与你说你那好得蹊跷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我拉着墨青随顾晗光离开,临走之际回头给了林子豫一个眼神儿,林子豫叩首谢我。

    其实也不用谢我,我不是在帮他,我只是在帮变得有些怪异的墨青罢了。那个这些天来,在我所没看到的地方,逐渐变得有些怪异嗜杀的墨青。

    随着顾晗光回了南山头,顾晗光拿了面镜子出来,遂在镜子面前放了一碗水,他让墨青坐在镜子面前,复而问他:“镜子里这碗水是什么?”

    墨青眉头一蹙:“血。”

    我往镜子里看了一眼,白水依旧是白水,并无任何血色。可为何墨青看到的……我望顾晗光:“鉴心门的镜子?”顾晗光点头:“托沈千锦借来的。”

    我没言语,这时候也不是打听他与沈千锦关系的时候。

    鉴心门之所以为鉴心门,还在门派剑柄上挂一面镜子,便是他们的开山祖师有一面铜镜,镜里能照出这人的心相,心若澄澈,则见镜中物为物,心生魔相则见镜中物为邪。

    我看镜中水是水而墨青观镜中水为血,则意味着,他心生魔相了。

    可还是如之前那样,墨青并未有任何走火入魔的征兆。他只是比以前更暴戾残忍了些。

    他的手段开始……逐渐变得与姜武有几分相似了。

    制造出令人恐惧的气氛,修魔道者,其实常常面临杀戮,可那般杀而不令人死的手段,却是在刻意制造人心惊恐与害怕。

    我心头收紧,姜武的消失,与他最后留下的话,终究成了束缚住我与墨青的诅咒。

    “厉尘澜,你不是人吧?”顾晗光终是说出了我猜测的那个事,“你不是魔王遗子吧。你或许……更像是被魔王遗弃的某个部分。”

    他是……魔王遗弃的心魔。

    我其实,不用顾晗光点出,便也能猜得到。能使万钧剑,能令万钧剑认主,他的血脉之中,必定有与千年前的那魔王相关的东西。

    那巨大石洞里的封印,哪像是在封印自己的儿子,他是在封印自己心底的怪兽。那满崖壁的符咒,我族人每年在山崖上的祭祀……

    我族人的存在,根本不是如同洛明轩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守护魔王遗子。魔王给我先祖的任务,分明更像是在镇守魔王封印。

    我其实,细细一想,便能想得通。只是我看着墨青,好不容易能牵着他的手,时刻躺在他的怀里温暖缱绻,所以我不愿意去面对这又起的风波。

    我只是想和他牵着手,安安静静的,无甚波澜的过完余生。

    可是这什么玩意儿的仙人遗孀,这命能叫上天照拂?我真是想掀了上天。

    能不能让人好好谈恋爱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晚!但好歹是在十二点之前更了!!!还是有足足三千字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