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晗光与墨青说罢他的猜测,墨青静默许久,没有言语,最后也只是安静的出了门去。

    他对自己的身世没有任何表态,像是根本不在意一样,继续打理着万戮门,也如往常一般对我好,只是晚上夜间,两人相处之时,那一方床榻之上,两人纠缠之时,我能感受到他一日比一日更激烈甚至粗鲁的动作,有时甚至会用力到让我疼痛。

    可相比于以前种种,这种因墨青而起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他一遍一遍的占有我,而终有一次,在那抵死缠绵之中,他紧紧的抱住我,埋首于我颈项之间,嘶哑着声音问我:“招摇,你会怕我吗?”

    我搂住他的后背,在他的动作中,化指为利刃,划破了他后背的皮肤,我声音有些破碎与沙哑,我问他:“墨青,我现在若要杀你,你怕我吗?”

    他亲吻我的耳垂:“这条命,早便送予你了。”

    利刃消失,我轻抚他破开的皮肤:“我又何尝不是。”

    我这条命,本就是为你而复生的。

    他咬住我的耳朵,用力让我有些疼痛,而这几分疼痛便似一道电光,从耳朵钻遍整个身体,让我里里外外,从脚尖到发端,皆是酥麻一片。

    我缠住他,这一夜近乎最后的疯狂。

    疯狂的我和他都想将彼此吃掉,彻底装进自己的身体里,不得他人觊觎,不被外界所害,永永远远彻彻底底的属于我。

    狂欢罢了,墨青沉沉的睡了过去。

    玩得太过荒唐,让我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没有力气。

    我睁着眼,看着漆黑的虚空看了一会儿,一身的粘腻与疲惫。可我还有事要做,我推了墨青的手,想要下床,可本以为已经沉睡了的他却一动手,径直将我一揽,紧紧的抱进了他怀里。

    他蹭了蹭我的额头,没有醒,只是下意识的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抱住了,即便在梦里,也不允许我远离。

    听着他胸口心跳,静静闭上眼,感受了片刻温存,终究还是下了床榻,走到院子,掐了个净身诀,复而又拈了个瞬行术,行至鬼市。

    阴森气息仍在,只是我现在已经复生,全然看不见这里的鬼魂了,只是依旧能凭着四周树木的模样找到鬼市酒楼所在,我唤了一声:“竹季,我知道你们做鬼的看得见我。竹季不在其他鬼就帮我去托个话,让他磕一颗托梦丹,入我梦来,我有是要与曹明风说,让他帮我带信。”

    说罢这话,我转身离开,又回了无恶殿,可刚打算入寝殿,便见墨青披着他的黑袍,赤足站在殿门口,正在静静的等我。

    我神色平静,问他:“怎么没睡了?”

    他却并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反问:“你去哪儿了?”

    “出来看看月亮。”

    天上明月郎朗,墨青仰头望了月色一眼,上前来牵了我的手,一个瞬行,将我带到了无恶殿的房顶之上。

    “与我一起看吧。”他道,目光却一直盯着我。

    我指了指天上:“你不看月亮吗?”

    “我正在看。”

    我心头一暖:“嘴这么甜,我尝尝。”我垂头,含住了他的唇瓣,唇舌交缠之际,正是甜味正浓,他却倏尔道,“有多少次,我都以为从今往后,我的黑夜,再无月色。”

    我心疼他,吻着他的唇,不再让他多想。

    一夜在房顶上看月亮,我看着看着便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竹季动作倒快,我才沉入梦乡之中,便觉自己已经走入了那幽深山洞里,这地方我识得,以前给顾晗光与琴千弦托梦的时候,便也来的是这种地方,只是这一次换了一个方向来而已。

    转过一个漆黑的弯,面前是一张石桌,竹季穿着一身青布袍子,坐在石桌旁边倒茶细品,倒不愧是个做老板的,入个梦都要有品位一些。

    “入梦丹时间不多,我开门见山……”我刚开口了一句,竹季便打断了我。

    “哎,不急嘛,我又不像你以前那么穷,入梦丹只能买个一个时辰就没了,我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先坐下来喝喝茶。慢慢聊。”

    我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喝茶的闲心,只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直言道:“我想让你帮我去问曹明风一件事。他们天上的这些仙,可是有办法将修道者身体中的暴戾之气驱除?”

    竹季瞥了我一眼:“心魔?”

    “对……可不能杀了这心魔,只是让他,没那么暴戾,驱逐他身体里的……”

    “厉尘澜?”

    我一愣:“你知道?”

    “我自己的心魔,我当然知道。”

    我呆住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他将茶杯往我面前推了推:“现在可是有闲心慢慢与我说茶细说了?”

    我不敢置信的盯着他,只见面前这个笑意温和的男人,连给我倒杯茶也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了半天,这一整个话唠……他居然敢说墨青是他的心魔?

    他这话若不是在唬我,那他……不就是千年前的魔王,那个死了那么多年的,封印了墨青的,困住我一族人的……魔王?

    魔王居然是这种风格?

    扯呢!每次只要牵连到和鬼市有关的,我果然都是不能理解!

    而且,凭什么他这个千年前的魔王,在鬼市呆了千年还做上了老板,我这个千年后险些当上魔王的,却竟然过得那般的狼狈?苍天不公吧!

    “我就是知道厉尘澜逃出封印跑到这尘稷山来了,于是才在尘稷山脚下开了个酒楼,为了方便时刻观察着他。”

    “你等等。”我唤住他,“从头说,你怎么就是魔王了?”

    竹季一挑眉:“我怎么就不能是魔王了?我就是用我这充满魅力的性格才爬上魔王之位的好吗,我那时下属都敬爱我,对手都崇拜我,我魔王当得很威风的。”

    “……”

    千年前的魔修,都是这种风格?

    “只是……”竹季轻轻一叹,“我一个不小心,因猜忌身边下属而起了心魔,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心魔已在我心头成长壮大开始左右我每一个判断,于是我果断的将心魔排出了体内,可他力量太大了,我怕放他出去以后收拾不了他,于是在那山中布了个封印,将他关起来,意图借天地山河之力,日复一日化掉他身体里那股邪煞偏执之气,从而让他彻底消弭于人世间。”

    因猜忌而起的心魔……

    “我令下属镇守封印,年年给封印加持力量,也放了窥心镜在他身上,时刻窥视着他。”

    原来……窥心镜,竟是被做这样的用处放在墨青身上的么……

    “可在我安排完心魔的事情之后,我力量虚弱,被仙门趁虚而入杀掉了,我在鬼市摸爬滚打好些年,终于……”

    “我不想听你的故事。”我打断了他的话,“厉尘澜被你封印你之后,过了千年,可他从封印中出来的时候,并不是现在这样……”我顿了顿,“他并无任何心魔的模样。”

    与姜武比起来,当年的小丑八怪简直就一个圣人。这么多年以来,还坚持仁慈治理万戮门,他身上没有一点点心魔的模样,要不是姜武……

    我微微一咬牙。

    听得竹季道:“是啊,这结果也是让我没想到的,他在封印里呆了那些年,身体中的邪煞魔气被吸纳入了天地山河之中,致使那片土地寸草不生,树木刁萎,而他自己却变得如一个正常人一样。正常得让我妻子也没有下得了狠手杀他。”

    “你的妻子?”

    “恩,为了防止厉尘澜从封印中跑掉,我令下属镇守封印,也令妻子一直守着他,即便我死了,也不能让厉尘澜从那封印中出来,他会吸食人世的情绪,就如同在我心里吞噬我的情绪那样。这般心魔若是成长,可就一个人都活不出来了。我是魔王,可也没坏到那种地步,可后来,我妻子见了他却没舍得杀他,倒是为了护他,也被仙修仙者杀掉了。”

    他说的,是那次我救墨青时,死在他怀里的那个“母亲”吧……

    竹季一撇嘴:“我妻子死了之后,来了鬼市,见了我,还在骂我来着。活着的时候没让她生个孩子,死了留个那么像孩子的心魔下来,让她舍不得动手……”

    我揉了揉眉头:“你说重点就好了。我不想听太多你和你妻子的事。”

    “你想听什么重点?”

    “厉尘澜那时候没有浑身暴戾之气,甚至也没有吸食这人世间的痛苦恐惧,他好像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最近他却……像觉醒了。”

    “我知道,我派出去的鬼回来报给我听了,那个叫姜武的心魔,将厉尘澜这千年来,被天地山河剥夺掉的能力,还给他了。”

    我一怔:“什么意思?姜武……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唤醒了厉尘澜?”

    “可以这样说吧。”竹季摸了摸下巴,“我也在愁呢,这心魔出世,你若要让我去告诉曹明风,他们这些做了仙的人,一天没个什么事儿干,可就唯独对这种吧,危害苍生的,为祸世间的,要下手剿灭。你的事我以前听过。咱俩都干了差不多的事。可却是在天理范围之内的,没人管,厉尘澜这不一样。我光是封印了他,在鬼市的评判体系里,便将我判做了大功德之人。”

    我拳头一紧,难怪……

    竹季接着道:“他现在是还没让天上那些人知道,要是知道了……”

    我肃了面容:“没有方法让他变回以前的样子么?”

    “重塑我的封印,再把他弄进去封住,至于多长时间才能让他变得和以前一样,就只能看运气了。”

    封个千把年?

    那等他醒来,我又在哪里?

    “别的法子呢?”

    “告诉曹明风,让他们天上的仙下来杀了他?”

    我静默不言。

    “哎,时间差不多了。收收茶具我该走了。”竹季一边端茶杯一边道,“我知道厉尘澜喜欢你,你要是愿意,便将他劝一劝呗,让他自己把那个封印重新修修补补,自己躺进去得了,省得为害世间,让他人受苦。”

    说得容易……

    你的存在便是对人世的危害,你把棺材补补,自己躺进去吧,别出来了——这样的话,要我如何才能与墨青说出口去。

    光是想一想我就能知道,他受伤的目光,会有多么让人心疼。

    一觉醒来。

    我还躺在墨青的怀里。房梁之上,天色已经泛了亮光,我气息一动,墨青便轻声在我耳边道:“招摇,日出了。”

    那么平淡的一句话,可却在这种时候让我听到,不知为何,却有几分控制不住的难过。

    日出了,墨青,我想和你看过以后岁月里的每一个日出,可……

    我们可以吗?

    墨青身形微微一僵,我抬头看他:“怎么了?”

    他浅笑一下,轻声回我:“手麻了。”他声色那么温柔。温柔得让我迷恋,也让我心头陡升一股狠劲儿。

    心魔就心魔,不他娘的管,我就要和墨青在一起,不去那劳什子封印,也不管那什么天神,仙敢动我的墨青,我就杀仙,佛敢动,就杀佛。我要这天下,谁也不能阻拦我与他在一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