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司马容将我带到后院放置木头的一个房间里,里面各种各样的木头看得我眼花缭乱。

    我素来怕这些琐碎麻烦,挑东西的时候永远只有一个原则——

    “哪块是最贵最好的。”

    司马容笑了笑:“芷嫣姑娘倒不是客气人。”

    我何曾同西山主客气过,然则而今换了个身份,还是得扯了个借口糊弄的:“司马先生与我师父关系如此好,与你客气可不就生疏了吗。”

    他倒也没多计较,推着轮椅到了小屋最里面,从一堆木块下方取出来一块:“这里的木头没有便宜的,只是若要论合适,这块玉龙血木与*剑可谓绝配。”

    我细细一瞅,只见那是一块暗灰色的木头,与*剑剑柄上的粗粝石纹极为相似,而在那灰色中间,隐约夹杂着些许鲜艳的红色,若隐若现,看似低调,却无法让人忽略那些夺目的存在。

    粗看平淡无特色,细看张扬有内涵。

    是我喜欢的风格:“行,就它了。”

    司马容应了,一边抹着木块上的灰,一边状似无意的提了一句:“但闻芷嫣姑娘,能于梦中与先门主交流?”

    我一愣,心道,难道方才墨青避开我,就是为了和司马容去说这件事?可如果单纯只说这事儿,完全没必要避开我啊。

    难道……墨青其实已经有发现芷嫣这具身体里藏的秘密了吗?还是说,墨青还有别的密事与司马容商议……

    我藏了情绪,如往常般道:“先前不慎在路门主坟前撞了一头,后来便常梦见门主托我给她烧纸,也算是有一二交流。”

    “哦。”司马容点了点头,他抬眼看我,温柔的眸光映着屋内小心罩起来的灯火,有几分朦胧,“若是如此,在下恐有一事想劳烦姑娘。姑娘若下次再有幸见得先门主,且代我,向她道个歉。”他说着垂敛了眸光,“若是在下双腿尚好,此时便该跪下谢罪,可无奈这残废之体,连致歉也无法至诚……”

    他语气沉中带痛,是我活着的时候未曾听过的谢罪之语。

    “你欲向她谢什么罪呢?”

    在我心里,西山主司马容,于我从无亏欠,他所报给我的恩,已远远大于我施给他的情了。他对我并没有什么罪要谢。反而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他失去双腿,我这许诺要护他们横行天下的门主,才是有愧于他。

    司马容垂着眼眸,静静看着手中玉龙血木:“当年剑冢一战,仙门埋伏,若非我消息有误,不至于累门主身死异处。”

    我闻言一怔,竟是从未想过司马容心里竟然还会有如此想法。

    不过若要论当年的实情,我确实也是因为没收到十大仙门埋伏与剑冢的消息,所以才那般任性的将门人都留在外面与其他魔道门徒厮杀,只身入内……

    我咂摸了一下,伸手过去抱了司马容手上的木头,以免这木头碍了他推轮椅的手,我一边往外走一边道:

    “江湖险恶,特别是魔道之人,过的从来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我都知道,在这条道里,没有哪一个荣耀不是要拿命去博的。路招摇是那么闻名天下的大魔头,又漂亮又聪明,她必定通晓这其中道理。”我嘚瑟了两句,复又肃了神色道,

    “她中了埋伏,身死异处,是她处理不当,怪不得你。不过你这句歉意,我会给她带去的。”

    司马容望了我一会儿,微微一笑:“我知道先门主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世人如她那般通透豁达的,也没有几人了。”

    嗯,好小子,不愧是当过我左膀右臂的人,就是比其他人更了解我一些。

    “只是我这一生……”司马容拍了拍自己的腿,“怕是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

    选好了木头,回了前厅,司马容将木头在*剑上比划了一下,估算了制作一番时间,让我五天后来取。

    他与墨青也没再说别的话,道了别,墨青便带着我走了。

    离开司马容的院子,墨青并没有领着我直接回尘稷山,而是在丰州城市集上走了一会儿,他不着急回去,我见天色还要有一会儿才亮,便也没有着急。

    我心里一边琢磨着事,一边随着他走,忽然嗅到路边卖烤串的地方飘来十分诱人的香味,我鼻子刚动了两下,墨青便往那方走了。他往那儿走,我自是也跟着他。

    在路边小摊上坐下,叫了些吃食,一开始我是被这烤串的美味俘虏得啥都没思考,就关注着这肉串用料十足,香料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