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2.江湖有你(4)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江湖有你(4)

    林雨桐觉得好久都没这么畅快了!

    坐在这晃晃悠悠的小船上, 看着船儿在芦苇荡中穿梭前行, 脸上就不由的带了笑, 还跟边上的汉子搭话:“这里可真是神仙地方。”

    这汉子也笑:“那是自然, 当年多少英雄好汉,在此地成就了大事……”

    林雨桐心笑, 屁的大事!

    但嘴上还是应和:“我看几位大哥也堪比当年的梁山好汉……”

    那个被精瘦汉子称为六哥的男人哈哈大笑:“这位小兄弟会说话。”

    林雨桐面上陪着笑,心里却寻思着, 这些人上岸是为了收钱粮孝敬的。一个个的心情看着也不错, 这就证明这次的事情办的不错。可如果事情办的不错, 一行人来一行人去, 那些收上来的钱粮去哪里了?

    如今谁家的小老百姓用银子的?况且, 这十天半月的,一家一户也就几个铜板的事, 也用不上银子。他们能收上来的铜钱数量,用个篮子就装了。再者, 银钱对他们而言, 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了。还是得拿钱换成粮食食盐布匹等物。要是带着那么些东西,这两艘船可就不够。可他们现在没带东西!

    那……东西去哪了?

    只怕这些人在岸上有暗桩的。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林雨桐得更谨慎小心才行。还有这游弋在湖面上的小船,隐藏在芦苇荡里是极为容易藏身的。一路走一路观察着。就听那个六哥问说:“你们要找的那个表弟叫什么,哪个村的?”

    杨铁心不由的攥紧了拳头, 浑身就戒备起来。林雨桐却一脸的愧疚:“我表弟是我姑妈家的儿子, 我姑父是姓张的, 可惜在我表弟小的时候就去了……我姑妈呢, 又改嫁了, 改嫁的到了姓李的人家,带着我表弟一块去的。可这姓李的也不是好东西,又把她给典到孙家当了典妾,李家还是不养我表弟,只能带去孙家……可这一典当出去就是三年!呆了三年也没给孙家生个儿子。孙家也死心了,原配的老婆也死了,就想把我姑妈留下来,把我这表弟当儿子养算了。谁知道我表弟大了,不愿意给人家姓孙的当儿子,赌气自己跑了。我姑妈一着急就病了,病病歪歪的等了儿子三年,不见儿子回头,思儿心切,生生给熬死了。临去的时候给我们送了信儿,叫不管如何,千万得找到柱子……说实话,我们都是柱子柱子的叫的,可至于这小子离开家之后,到底是姓张姓李还是姓孙,谁也不知道。这叫张家叫一个大名,叫李家叫一个大名的,我们都说不准,只认他是柱子就完了。这一路打听来,听说那姓李的人家当年逃走了,继子却没带走,从乡邻打听了,说是八成投了这里了,我们才找来了……”

    这么拉拉杂杂的一大堆,听的人脑门子都疼。煞有介事的也不像是说谎。

    倒是这一女一嫁二嫁还嫁的事,怪少见的。

    有人就起哄说:“哪怕是寡妇呢,咱要是能娶一媳妇,睡觉都能笑醒。”

    那个就说:“娶媳妇那不现实……就跟这小兄弟说的一样,要是能把谁家的小媳妇典当来……”说着,猥琐的笑了笑,“那……滋味,兄弟们……”

    于是这个说南湖那边的王家的三媳妇好看,那个说北湖那边牛家的大媳妇俊俏。还相互比较着,一个说王家的媳妇太黑,那个说牛家的大媳妇太手,不能生养。

    这六哥马上就呵斥说:“都住口!也不怕客人笑话。等咱们的营生做大了,个个都给娶黄花大闺女,大胸|脯大屁|股,进门就能生儿子的……”

    另一条追上来的船上的人也搭话:“六哥就爱许空话,还黄花大闺女呢?如今咱们这里,别说大闺女了,便是小闺女,还有多少?……”说着,就像是失言一般,呵呵一笑,就转移了话题:“叫我说,女人这事,暂时别想……六哥要是真有心,晚上就叫兄弟们好好的吃顿肉……那都比只能夜里梦女人强吧! ”

    林雨桐听的一阵后怕,自己一行人看起来弱小到不行,老弱病残再加上妇孺,占齐全了。看起来就很好欺负,况且队伍里还有两个年轻女人。当然了,因为拾掇的不怎么齐整,故意装扮的又黑又丑,这才没出事是主要原因,但这一片不太平,却是大问题。不说能生出小龙女的本尊的长相了,便是穆念慈,那也是美人中的美人。杨康作为小王爷,什么美人没见过,却在看到穆念慈比武招亲的时候就被吸引,可见其长相多不俗。这样的人放在狼窝里,什么结局呢。住在那个小院子里,这是时间短没事,再长的话,不出事才怪。

    所以,这个地方不光要拿下来,还得经营得跟铁桶一样。

    因为林雨桐的话,这些人的话题歪了。从女人说到酒肉,这位六哥跟着说笑,但明显是不高兴。俩船的人看来并不是一个阵营的。这也不奇怪!

    江湖在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是什么?江湖便是争斗。

    所以,有人的地方便自然会出现斗争。

    林雨桐觉得怪有意思的,她给杨铁心父女打了个眼色,告诉两人放轻松,不会有事的。

    话题歪楼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的时候,靠岸了。这个码头像是一些地方的野渡码头,没怎么整修,暂时能用的类型。

    船儿晃晃悠悠的,杨铁心伸手要扶林雨桐,林雨桐一把摁在他的胳膊上:“叔叔小心,看着点脚下。”

    饶是这么提醒了,杨铁心下船的姿势也不像是个要人搀扶的老人。这也就是一伙子盗贼,没怎么提防,要不然一抬脚一动步,都露馅。

    看来四爷是对的,此人能用,但只能用于冲锋陷阵。别的,真不成!

    在岸上一站住,这些人就变了面色,一脚踢在穆念慈的身上:“有点眼力见没有?去抬酒上来……MD……”嘴里骂骂咧咧的,其他人却连头都没有回。

    林雨桐去扶穆念慈,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来。边上有一木头推车,三人把酒都给搬上去,然后在两人的看押下,顺着他们带的路朝前走。

    这地方一路都是荒草,零散的有些歪脖子杂树。目之所及,还看不到边。

    而跟这个姑且称为岛的地方,相隔的不算远的,就有好几个类似的岛。

    说实话,这样的地方,住上几百人都是能自给自足的。缺的也不过是食盐等东西。但要是想驻扎上上千的人,那种植作物就不合适了,得留下足够空余的土地才行。

    她一路走一路看,押着他们的人还笑:“你小子倒是胆大,到了这地方你还四下瞧,瞧什么呢?”

    林雨桐憨憨一笑:“瞧咱这一片的地……收拾收拾其实挺肥的!靠着水,浇灌也方便。弄个水车,这一年收的粮食……养了咱们自己的兄弟,只怕还有富裕。”

    另一个年长的就多看了林雨桐一眼,然后叹了一声:“小兄弟……老哥仗着年长,说你几句,觉得中听呢,就听着。觉得不中听了,就只当放屁……”

    林雨桐就笑:“看老哥说的,好赖话我还听不明白吗?您只管说!”

    这人就说:“这人啊,得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凡事别太犟着,啥也没有命要紧,你说对不?”

    这是提醒自己,上来了就别想轻易走。所以,识趣点。好好的呆在这里,说不定隔上一两个月的还能靠岸一趟,给家里报个信。要不然,怕是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林雨桐嘴上应着,心里却琢磨,看来之前的办法还不行。这里面恐怕是真心实意愿意留在这里的人反而不多了,估计是被胁迫的人占的比例不小。

    这……倒也省事。

    提醒林雨桐的这人呢,见林雨桐机灵,指哪打哪,半点不违逆,心里点头,这就对了嘛。凡是死活不愿意的,都砍了在后寨子埋着呢。扔到水里都不行,要是脏了这水泊里的水,没有人愿意在这一片打渔为生,这寨子里的人都得饿死了。

    这所谓的寨子……据说就是原来的寨子。林雨桐远远看了,半点没有什么恢弘的气势,就是一片土墙打出来的房子,一样的茅草顶棚。做饭的地方,更是连墙都没有,就是一个大草棚子,里面一大铁锅,边上一个个的瓮,里面也不知道都存的是什么。

    林雨桐带着杨铁心父女两人,帮着这个年长的人留在厨房打下手。

    岛上用的水不是湖水,而是这寨子里原本就有的一口井的井水。

    见这年长的去挑水,林雨桐忙道:“我去……我用车推,一次四桶,快!”说着,就招呼杨铁心和穆念慈。

    这些人并没有多大的警惕性,应该是觉得这里没什么可图谋的。所以,很轻易的,药就进入了水桶里。林雨桐又另外给了杨铁心父女解药,“先吃了!待会儿叫咱们吃饭的时候,你们只管大胆的吃喝便是。”

    晌午这顿饭吃什么?没什么好吃的,就是炖鱼,一锅连着一锅,鱼是比较好熟的,剁成段,锅里滚上几滚就能吃了,别的东西都不放,只一点盐而已。

    看来,这几十号人里,还有专门每天出去打渔的人。

    等吃饭的时候,穆念慈就低声道:“不见那个六哥。”

    那就是说,比较有身份的人压根就不在这里吃饭。

    要是另外开小灶,用的只怕也不是这里的水。林雨桐低声道:“你跟你爹在这里看着,不要动,就叫大家吃!别人晕你们也晕,躺着别动。剩下的事情不用你们管。”说着,她拉了一把穆念慈,低声道:“看好你爹。他这人……太冲动……”

    穆念慈低声应着,林雨桐就凑到那个年长的人跟前,低声道:“大哥,我是六爷带上来的人。您看……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六爷……”

    这人就拉着林雨桐到一边:“小老弟,哥哥的话刚才算是白说了?”

    林雨桐忙道:“小弟心里都记着的。”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不瞒大哥说,家里只剩下一家子女眷了,我们叔侄都留在这里家就散了……”她一副苦着脸的样子:“家里如今还有些产业,又有些积蓄,少不得花钱消灾……”

    这人还是一副你怎么看不透的样子:“别到时候钱没了人还得被弄来。”

    林雨桐就笑:“老哥,我那老丈人家有门子亲戚,是盐商……若是每年能弄一批盐来,您说……”

    这人这才笑了:“这话可当真?要是扯谎……你要知道,赖三爷可是黄河帮的。这黄河帮……据说帮主可是六王爷的座上客。”

    “可不敢扯谎。”林雨桐忙笑:“这做盐商的,也盼着结交像是黄河帮这样的大帮大派,好照顾生意一路上安稳不是。这是有钱大家赚的营生……”

    这人犹豫了一瞬,好似有些惧怕。

    林雨桐忙道:“您要不给我指条路,等我出去了,老哥家里要是还有什么人,我都一并照管,可行?”

    这人无奈的一叹,左右看看才道:“你等等……三爷爱吃鱼烩,我这就弄一盘子,你给送去。”

    他的刀工很好,别看做的是大锅饭,但却有大厨的样子。

    林雨桐跟过去,“您这手艺怎么也得在小灶才对!”

    “小灶?”这人一愣,“哪里有小灶!今儿六爷在外面买了卤味回来,所以几位当家的不跟大家一道儿吃饭。”

    哦!那就好!

    林雨桐暗暗记下这个人,然后端着盘子,按照他指的路找了过去。杨铁心不停的往这边看,还是穆念慈站在两人中间,扯着他低声说话,才不至于那么明显。

    寨子就两排房,住人的不多,剩下的更显得破败。大白天的耗子都乱窜。

    顺着两排房屋中间的巷子走进去,就是一片平展的场子,得有足球场那么大。北边搭着一个木头台子,也就一人高的样子。而南边,搭建着一栋稍微好看点的房子,还是草房,但不是土墙,而是木屋子,看起来内部的面积还不小。

    没到跟前,远远的就看见两人站在外面值岗,看见林雨桐伸手就拦了:“谁手下的小子,没见过?”

    林雨桐一副结巴的样子:“……六……六……六爷手下的……来给三爷送鱼烩……”

    话没说完,左边这人就一把将食盒抢了,“行了行了!知道了!”这人不耐烦的,但还是压低声音道:“一会子我送进去就好。行了!赶紧滚吧!”

    吃饭的时间都聚在这个地方不奇怪,外面守着人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吃饭而已,用的着外面的人小心翼翼都不敢大声说话吗?

    怕是在里面商量事情吧。

    今儿这里非解决不可,那么外面这两人可就不能留了。刚才抢饭盒这个人的动作,明显是练过的。她手里攥着两根针,迅速的将针扎进耳后的穴位,这两人不可置信的扭脸看向林雨桐,张口却说不出话,而双腿像是被人用石头砸在穴位上,站也站不住,直接就往下倒。

    林雨桐扶住二人,自身的内力这半年下来也才只像是一条细线在经络里游走。如今碰上两个内力不高的,简直是量身定做好的,北冥神功能迅速将其吸收转化……于是,这两人跟见鬼似的看向林雨桐,只觉得身上什么东西像是被抽走了似的。

    这二人暂且不用理会,林雨桐将两人拖到一边,用草席子遮挡起来。这才过去,轻轻的推门进去。进去是一足有百十平米的大厅,大厅坐北朝南的放着一把椅子,上面铺着虎皮。下面两排座椅,中间有一火堆。人没在大厅里,偏厅却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林雨桐将大厅的门从里面插上,就朝偏厅靠过去。

    近了,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个粗嘎的声音道:“……附近哪里还有好货,要抢怕是得到城里去……城里的小娘皮细皮嫩肉,还能卖个好价钱……”

    另一个声音却道:“城里好进不好出,这还得想想……这次拢共十二个人,他娘的挑肥拣瘦的最后只给了五十两银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