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5.江湖有你(7)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江湖有你(7)

    林雨桐此刻没时间看人家的笑话,她看向一串八个姑娘, 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之前只说买卖女子, 又说卖往西域, 去从未听说过有正主现身。如今这八个侍女的出现, 叫林雨桐确信,欧阳克已经来了中原。

    他是受完颜洪烈的邀请来的。

    林雨桐就问说:“欧阳克如今在哪?”

    那领头的姑娘露出几分鄙夷来:“丑八怪!你这样的人便是想去伺候我家少主, 我家少主也不要。问我们少主做什么?”

    嘿?!林雨桐就纳闷了:这欧阳克是怎么调|教这些姑娘的?这忠心的程度可真真是没话说。

    她也不废话,转身就出去了。对这些人,自己如今这样的身份可不行。

    晚上的时候, 四爷就眼看着林雨桐换了一身大红衣裳, 然后用红纱遮面,就先问说:“你这是做什么?”

    林雨桐‘嘘’了一声:“不是想找欧阳克吗?”看着就好!

    那些侍女被关在一间土屋里, 跑是跑不了的。出去的路她们都找不见!

    这些姑娘倒是也不惶恐, 还想着外面的侍卫都是男的, 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架势, 找机会用美人计, 想来要出去也不是难事。

    谁知道半夜里,一道人影飘了进来, 出手如电,只一眨眼的工夫, 八个人身上的穴位都被解开了。几个人惊疑的看着此人:“你是谁?”

    “不想死就跟着我走。”这人说完, 身影一飘, 瞬间远去。

    几个彼此对视一眼, 不敢耽搁, 紧跟着就运气轻功,逃了出去。前面的人影不远不近,能叫她们看见,却怎么也追不上。只一路跟着这人,周围的路根本就没注意看,只怕把此人跟丢了。等追上的时候,都已经是码头了。那人站在船头,几人再不犹豫,一一跳上了船。

    此时,领头的侍女心绪才稳下来,抱拳给此人见礼:“不知恩人高姓大名……”

    “不是什么恩人。”这人开口便道:“救你们不是为了你们,只是叫你们给欧阳锋带句话!”

    几个大惊,此人竟然敢直呼老主人的名讳。

    “你究竟是何人?”几个人不由的都出声,问了一句。

    林雨桐看她们彼此搀扶着,站在船头,猛地就搭在一人肩膀上,北冥神功运转起来,几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串在了一起,想撕扯都撕扯不开,身上的内力顷刻外泄,不由的叫人骇然。不过此人好似没有真想为难她们,内力只被吸走了一半,对方的手就扯了回去:“不要你们的命,是留着你们传话的。想知道我是谁,叫欧阳锋来问我!再问问他,神木王鼎他要还是不要!若是要,半月之后,湖上相见!”说完,身体飘然而起,足下轻轻在船艄一点,船就如同离玄的箭,朝远离码头的方向飘去。

    至于那人,只一瞬,便不见了人影。

    几个人心有余悸,靠了岸哪里敢耽搁?迅速远离了这一片直达县城。而后,给欧阳克传了讯息,这人邪门的功夫先不说,只说‘神木王鼎’,虽然没听过说,但能直呼欧阳锋的名字,想来一定是大有来头的。怕误了事,偏那邪门武功的事在密信中又说不清楚,只得先说了神木王鼎的事。

    其中一个姑娘说:“她说叫老主子半月来见。”

    领头的摇头:“老主子远在西域,如何能来?她要见的必然是少主。”

    却说正赶往汴京的欧阳克接到消息,不由的面色大变:“神木王鼎?”不是早已经遗失了吗?

    林雨桐也是在赌。这任何东西,都不能是凭空来的。黄药师和洪七公的师承有出处的话,那么西毒呢?他的传承传自哪里?

    论起DU,丁春秋能当老祖宗!当年的星宿派,树倒猕猴散,子弟四散,藏匿于江湖,又远离了中原地带,难保不会有人在西域活动……所以,若真是遇到一资质好的徒弟,学成那么几分用DU的本事,也不奇怪。

    而对于神木王鼎,丁春秋那是何等的重视,若是星宿派那些弟子一代一代没断了传承,必然是听过这个物件的。如果欧阳锋的来历确实是如此,那么神木王鼎的吸引力,只怕比那劳什子九阴真经的吸引力还要大。

    不过唯一担心的就是,欧阳克究竟知道不知道,世上有这么一种对他们修炼DU功极其有益处的至宝呢?

    她是真不确定,但四爷却确定,欧阳克必然知道。

    “欧阳克不是十七八的孩子,他是三十五六了,这个年纪了,早该把欧阳锋肚子里的故事听完了。”

    林雨桐这才恍然,一拍脑门子:又被影视剧给误导了。

    郭靖黄蓉杨康穆念慈,都是十七八十六七的少年人,这欧阳克跟黄蓉的纠缠,不由的就将此人也归纳为他们的同龄人一类。但其实,人家就是三十六七了。

    这容易出现年龄错觉的几个人,一个人就是欧阳克,另一个就是尹志PING。

    欧阳克跟黄蓉差着小二十岁,尹志PING 也跟小龙女也差着小二十岁。

    中年大叔……哪怕帅,可还是觉得有点别扭。这压根就不搭配!

    正等欧阳克等到着急呢,尹志PING跑来了,过问那几个侍女怎么处置。

    林雨桐能告诉他吗?

    她只一副失望的样子看着尹志PING:“我问过那几个侍女了……尹道长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尹志PING被这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心里不由的一跳,那件事被人知道了。他急忙道:“都是这些妖女引诱我的?”

    那天晚上,他跟踪过去,这几个妖女明显发觉了,却只做不知,在一起沐浴游戏。等他们走了,他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却见一打扫浴室的婢女,脚下一滑,落入了汤池之中。一个弱小的女子在水里扑腾,哪里有不伸手搭救的道理。那女子一身纱衣,落水之后纱衣裹在身上,曼妙的胴|体就是那么展露在他面前,这……他哪里受的住?

    但此时他如何肯认:“白驼山庄以DU出名,我是受了暗算,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催|情|药……”

    林雨桐心里冷笑一声,也不跟他做纠缠,只提醒道:“若是真被算计了,那她们又怎会只这么就完了。若是除了这八个人还有别人知晓此事,又是诚心在算计你,你说,他们下一步会如何?”说着,她又长叹一声,“你是邱道长的高徒,你的名声便是邱道长的名声。此事当当机立断才是。你们家到了你这一代,只你一根独苗。你叔父也有叫你归家,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打算。不若此时,拿着你叔父的信,回师门禀明了原委。将来,便是闹出事端来,也牵扯不到你的师门,免得叫你师门上下,因你而蒙羞。”

    尹志PING被说的面色通红,羞愧难当却又不知如何辩解。林雨桐一副体贴的样子,“我们跟你叔父,平辈论交。之前也见过马道长,更是曾经受过全真教的恩惠……此事我自是想想个两全之法。若是那邪魔歪道,将那女子杀了便是了。可她又何错之有?这事除了这么办,你若是还有旁的更好的法子,也只管说出来,咱们参详参详。”

    哪里还有别的法子。

    “是小子玷|污了师门的清誉。”他低头拱手行礼,“我这就回师门去,总得有个交代。”

    看着他几乎是仓皇而逃的身影,四爷又写了一封信,叫了赵金:“将信交给卢东来,尽快递给丘处机。”

    卢东来的身份很方便行事,哪怕留在这里,洪帮主不也没说什么吗?他依旧是丐帮的人,依旧可以用丐帮的人脉和资源。再加上愿意给这封信付邮费的话,那就更方便了。

    四爷信上写什么了?自然是为尹志PING说好话,毕竟人家是为了被掳劫的女子才出的差错,对吧?还是自家主动提的这事。所以,无论如何这事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没说人家徒弟半句不好,信里也就说说了事情的始末,但看到信的丘处机几乎气炸了。

    此时丘处机不在钟南山,而是在汴京城中。

    收到消息之后几乎是羞恼交加,说什么行侠仗义!你便是跟踪人家,侍女洗浴你缘何藏身左近窥视?既然知道人家已然发现,那你这么做岂不是更没有道理。

    说来说去,不过是动了色心而已。

    因此,在此地遇上正一路要往师门赶的尹志PING,哪里还有客气的?逐出师门都是轻的,“此等孽徒,不配我全真教!”

    说着,出手就直接废了尹志PING的一身武艺。饶是再怎么求也是无用。

    将此孽徒逐出师门,紧跟着就给重阳宫去信,告知此事。更是要大张旗鼓的将这消息送到各武林同道的手里,以示全真教驭下公正严厉。

    林雨桐给尹志PING说的办法,那真是顾全面子的做法,谁知道这位邱道长完全不领情,做人做事非得讲个堂堂正正,徒弟办下这事,多余的一概不问,只问是不是跟青楼女子有了鱼水之欢,不等尹志PING辩解,抬手就下了狠手。

    一个有武功傍身的人,突然没了武功,就跟被人扒了皮似的,哪哪都不对。

    浑身无力,走路都带着喘的。浑身的经络像是受了烙刑一般。他能依仗的只有身上的钱财还有之前跟丐帮的一点交情,拜托他们将自己送回去,送到叔父的家里。

    尹东山在沿湖也给自家盖了院子,原本就是想给侄儿安家用的。尹志PING能回的只有那里了。

    而此时,林雨桐一身红衣蒙面,悠悠的站在一艘小船之上,负手而立。

    入夜子时,笛声入耳,林雨桐不由的戒备起来,这笛声驱使的是蛇。这种生物,说实话,她是一点也不喜欢。但见过超级大的蛇之后,如今这种玩意,就是小意思。她现在所担心的,不过是这些DU|蛇万一流窜到谁家,误伤了人可怎么好。

    至于寨子,别说蛇进不去,便是蛇虫鼠蚁也都进不去的。四爷给的符箓那都是真的,效果好的不得了。再加上给里面种的药材,蛇鼠之类的也不喜欢这种味道。如此的结果便是,今春要播种,寨子里还得种植作物的话,必须从外面买几箱子蜜蜂来,要不然授粉都是问题。当然了,蚊子苍蝇这种生物,生命力是相当顽强的。今年林雨桐给院子里种了更多的驱蚊草,就是烦这些东西。

    之前想着欧阳克会来,却没想到这么紧的时间,竟然还是带着一拨的毒蛇就来了。

    她心里多了几分恼意,脚下用力,船就朝着笛声的方向快速飘去。

    欧阳克手里拿着笛子,微风吹起袍子,带着几分翩然。他目力所及之处,一女子宽袍广袖像是踏波而来,看不清容貌,可这曼妙的身姿叫他确定,这是一绝世美人。

    心里一动,这笛声就停了。他脸上带上了笑意,往前迎了几步,从船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原来是姑娘找在下,实在是抱歉的很。若知道姑娘是如此美人,我便是飞也会飞来的。”

    林雨桐瞥了他一眼,只看向一边密密麻麻的蛇。

    欧阳克轻笑一声:“没吓到姑娘吧?姑娘放心,它们很乖,我不叫它们伤姑娘,它们万万是不敢伤害姑娘的。”

    林雨桐冷哼一声:“若是你养的这些牲畜,敢伤一人,我叫你白驼山庄上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欧阳克面色一冷,但紧跟着就笑了:“姑娘何必撂下如此狠话。我白驼山庄在江湖上立足到如今,仅凭几句恐吓,还是吓不到的!”他也看出来,这姑娘的功力未必多高深,但他也不敢大意,几个婢女所说的,此人功夫法门有些邪。他收起旁的心思,只道:“听闻,神木王鼎在姑娘手里……你将它给我,而我保证,这蛇绝对不伤一个无辜,可好?”

    果然!欧阳克知道神木王鼎。

    林雨桐心里一松,就笑:“你还是真是胆大包天,既然知道神木王鼎在我手里,你就不想想,我是从哪知道神木王鼎的?”

    欧阳克眼里的幽暗一闪而过:“姑娘不说,在下也有几分猜测。便是姑娘那身化功的法门,也是早已失传的武学……”

    化功?!

    还是将北冥神功当做了化功大法吗?

    那么说,西|DU确实是传承了星宿一派的DU功了。

    想这东邪西DU南僧北丐中神通,一灯大师就不说了,大理段氏的传承没断。丐帮因为虚竹也算是将降龙十八掌给传了下来。周伯通却是王重阳的师弟,算是江湖后起之秀。这三人人人都有师门,只东|邪和西|DU大家只知江湖名,却无从知晓他们的师承。

    见林雨桐没说话,欧阳克继续道:“在下不敢觊觎姑娘的神功,只要愿意将神木王鼎归还……”

    “归还?”林雨桐笑问一句:“这么说来,你们白驼山庄,自认是星宿海余孽了!”

    星宿海三个字一出,欧阳克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

    叔叔曾经特意说过,有两个地方出来的人不能招惹。

    一是天山,二是星宿海。

    可是天山早没有人了,星宿海更是已经绝了人迹,怎么会……怎么会?

    他想到那句‘星宿海余孽’,心里更怕了,此人的出处已经有了:“天山……你是天山上的缥缈仙……”

    嗯?

    这种说法很新颖,林雨桐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来这欧阳锋要比自己想象的知道的多的多。

    她便道:“是又如何?”

    欧阳克还真不想招惹,就换上之前那副殷勤的笑模样:“姑娘特意召唤在下前来,可是有何吩咐?”

    “不管什么吩咐,都听从吗?”她这么问道。

    欧阳克一愣:“姑娘这便是难为在下了!”有求必应的事傻子才干!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