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7.江湖有你(9)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江湖有你(9)

    然后啊?

    四爷笑了笑:“不要着急, 十八年的父子之情在先, 这有些事, 不是一刀切就能行的。”

    哦!

    林雨桐就不说了, 八爷和弘旺还是亲父子呢,到头来呢?

    要说完颜洪烈对这儿子好不好?好!肯定是好的。但宠溺跟看中是两码事。

    马上十八岁的完颜康还在府里呢, 顶多就是习武结交江湖客。可这是王府世子的待遇吗?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都把完颜康叫小王爷,但是这完颜康的年岁也不小了, 只这一个儿子的前提下,为什么不请封世子呢。在如今这个年代, 十四五都当大人用了, 这么大的王府公子, 要么已经在朝廷里领了差事,要么已经去了军中历练了。至于江湖客, 说真的, 在权贵的眼里, 算的上什么?只要舍得花钱给银子,多少替他们卖命的打手找不到?跟这些人,还专门去结交吗?

    没的被人看轻了身份。

    而完颜康被所谓的‘委以重任’了吗?好像就是在知道完颜洪烈不是亲爹之后, 出使过一次南宋吧, 是作为使者去的。而那次,还出事了!要说完颜洪烈不是在那之后可以的去拉拢这个儿子, 这作何解释呢。

    许是完颜洪烈对这孩子的疼爱不是假的, 但要是跟金国的国事比起来, 这份疼爱又有多少呢。关键是,完颜洪烈没儿子,大金国又何尝不是闹的这个弟弟下台了做哥哥又上,龙椅上坐着的人换来换去的,还有那没儿子的也一样是过继。对于如今的完颜洪烈来说,有个儿子对以后还是有好处的。他们不会想着大金国要完了,脑子里想的依旧是为了将来做准备的。

    所以,得抛开那些情啊爱啊的,换个角度去想问题。什么完颜洪烈对包惜弱十八年情深不改之类的,林雨桐就想不明白,包惜弱住在搬来的老房子里,他完颜洪烈也跟着住老房子?然后看着这女人抱着先夫的遗物伤怀的不行,那要是这样,完颜洪烈还能下的去嘴,这就得问一句,这是真的爱重吗?所以啊,她就觉得,这两人说是夫妻吧,也忒奇怪了一些。要说两人没有夫妻之实吧……这十八年了,赵王府又再没孩子出生,林雨桐真得怀疑完颜洪烈是不是有隐疾了。

    这不合常理对吧!

    当然了,也可能是完颜洪烈是恋爱脑,然后两人玩了一把虐恋情深。

    但完颜洪烈绝对不是恋爱脑,他对处理蒙古的事很有谋略。挑拨蒙古内部的斗争,这一点没有错,也不是不高明,虽然没有成功。但不成功不表示对方做的不好。

    要说四爷现在要用离间之计吧,又不完全是!

    毕竟以疏间亲,这是犯了大忌讳了。

    两人说着,就往回走。

    而那边穆念慈带着完颜康,进了寨子里。此时完颜康才回头去看来路,却发现眼里的只有一片长的还不算是粗壮的杂木林子,却看不到当初的路了。

    他回头看了两个护卫一眼,见两人微微摇头,便知道两人也没看透里面的门道。他不由的哈哈一笑,看来这所谓的高人当真是高人了!武艺的高低,这个不是最重要的。他倒是更看重这个能布阵的。这样的阵法若是能用到两军对垒中,必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真要是能争取到这个奇人,别说给一上不得台面的公爵,只要能助大金国打下蒙古和宋庭,给一正儿八经的王爵都无不可。

    他就跟穆念慈打听,但话不能要直白,于是便道:“想不到杨公还是位精通奇门遁甲的高人!”

    穆念慈早得了义兄的话,闻言之后只道:“哪里是爹爹的功劳?不过是借了身边先生的力。”

    哦?

    这倒是有些意外。先是有逍遥仙出面要爵位,再是高人先生当幕僚,这杨元贞是祖上积了什么大德了,这些别人攀不上的高人这么大力的把这人往上提拔。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所以,这一刻他怀疑了:自己一路上来看到的势力,真的就是这里的真实实力吗?以这样的手段,几棵树几块山石便能摆阵,那要是想藏几万人,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心态一变,再看穆念慈,心里便慎重很多。

    笑了笑便道:“既然令尊不在,这旨意交给姑娘也是一样的。只是我难得从汴京出来走走,见这里跟别处大有不同,真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思,便想在这里住几日。少不得叨扰……”

    “小王爷原是贵客,很不必这么客气。”穆念慈仪态是现学的,再端下去就要露馅了。她带着笑叫赵金过来:“这是管家,叫他带王爷先安顿。王爷一路劳顿,晚上给王爷摆接风宴。”

    说完,福了福身,不等对方说话,就转身朝正院的方向去了。

    “那就……”完颜康话还没说完,就见人已经转身去了。

    身后的护卫就带着几分怒色:“小王爷,这些人简直无理!”

    完颜康将扇子一抬,一个冷眼过去叫对方闭嘴:“不可放肆!”

    安顿完颜康的地方依旧是木屋。但木屋跟木屋可不一样,每样摆设看着都粗糙,但粗中带着别样的雅致,反倒是有些意趣。

    里面的卧室,客厅,书房,茶房包括洗漱间,都套在一起。没有安排伺候的人,但这也未尝不是提供了一种方便。真要是安排上几个伺候的,他跟属下说话都不方便。

    里里外外的看了一圈,护卫留拿了陶罐里的茶叶叫完颜康看:“您瞧!”

    竟是极品的好茶,完颜康自己都不曾见过。

    虽说他一直有喝奶茶的习惯,但更偏好清茶。以他所见,竟是没见过。

    往年宋国给进贡的茶叶也没这么好的。

    完颜康点点头:“用吧!”人家没理由在这里害自己,“不用这么小心。”

    梳洗的时候,中空的竹子里流出来的是热水,出恭的恭桶干净还带着香味,手轻轻拉了绳子,秽物全都冲没了。

    吃饭的时候,八个菜两道汤,有两道特别些的,味道也有些怪,一入口觉得辣的难受,可回味却觉得香。又怕那份辣,又想多吃几口。

    东西都不是大东西,可这里面透出来的,便是这里藏着一尊真神。

    他倒是越发的对这位幕僚先生感兴趣了。

    既然如此,那倒也不用抻着了。当时就叫人来,干脆摆香案,把圣旨直接宣了便是了。由那位姑娘代领也行。这里就没一个外人,谁能把这事说出去?

    原本想着,这么一个场合,怎么也能见到那位先生吧?可惜的是,除了几个被称为管家的大管家二管家,再没其他人。

    完颜康倒是不着急,只在寨子里转转,看看翻修一新的一排排房舍。整齐干净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人家在寨子上开垦出来的田地,又有水车不停的在灌溉。如今的时候,麦子已经有些微微泛黄了,看起来收成一定是差不了的。

    如今山DONG各地,因为河患流民四散,田地早已经荒芜了。所以朝廷宁肯放弃这一片地方,愿意册封当地的汉人为公爵治理地方。从没想着收什么赋税,只要不起民乱,就已经算是好的了。可如今这个寨子的情形,却叫他心里一定,若给这个杨元贞三五年时间,只怕这山DONG得成为最富饶的地方。女真人本就是游牧民族,汉化程度不低,但于农耕一道……到底是不如宋国。

    再往后看,竟然看到饲养着家禽,鸡鸭鹅猪羊牛,样样不缺。有几个粗壮的妇人,给这些家畜喂食。他没有靠太近,但看着养被养在羊圈里,也长的挺好,心里不由的就道:若是宋人家家都这样养牲畜,百十年之后,哪里还有什么大金蒙古。

    带着这种忧心,他足足在寨子里转了三天。每次见到穆念慈,都叫递话说,见见先生也行。四爷一直抻着没见,直到第五天,四爷才算是见了。

    旁的都没有准备,就只选一处地势高的亭子,点上炉火,放上鸳鸯锅。配菜旁的没有,就是湖里现捞上来的鱼,叫尹东山给片成鱼片儿,边煮边吃。

    完颜康没有想到,见到的先生是这么年轻一人。

    此人多大年纪?

    二十出头有没?最多也就是这样了。亦或者人家也是驻颜有方?保不齐吧!欧阳克也说,人家能叫容颜看起来也就是双十年岁。

    这么一想,就又对上了。

    因此,他半天没有马虎,见面也不敢托大,彼此拱手就算完了。

    完颜康很会说话:“……这几日在寨子里转了转,竟是没想到大金国还有这么一方世外桃源。”

    “正值乱世,哪里还有什么世外桃源?”四爷将鱼肉划拉到锅里,“若真有世外桃源,又何苦找小王爷要一爵位?”

    完颜康正要举筷子的手一顿,跟着一笑:“先生这话……有些过了。如今虽边界偶有纷扰,但还不到先生所说的天下大乱那一步……”

    四爷一笑,“如今的金朝不是以前的金朝……天下大势,不外是你强他弱,你弱他强。强时之策,用于弱时,岂不愚蠢?”

    完颜康‘嘶’了一声,父王虽然没有叫他接触政事,但听也听到一些。

    如今的大金国,早已不是当年的大金国。别说是权贵子弟,便是普通人家的子弟,也早已经不长于骑射征伐了。这几年,天灾人祸,内有各地叛乱,外有强敌虎视眈眈。而大金国对蒙古对宋国,策略上也只是稍有不同。一样需要朝贡!牛羊马匹金银珠宝连同女人,每年都有大批的往汴京运。

    四爷见他沉吟,便问:“宋国和蒙古,小王爷以为,谁才是大金国迫在眉睫的祸患?!”

    “自然是蒙古。”完颜康想也不想就给出了答案。

    四爷就不说话了,只给对方倒了一杯酒。

    完颜康便思量起来:“先生之意,朝廷当改对宋国之策?”

    四爷去不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一句:“时势造英雄,恰逢大乱之局,小王爷又想从这乱局中得到什么呢?”

    完颜康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先生这话……”

    四爷看他:“小王爷不想,还是不敢想?”

    完颜康站起身来,背过身负手而立:从古到今,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想成为储君的皇子。若不是为了更近一步,父王整日里汲汲营营为了什么呢?

    这么想着,他回过身来,躬身行礼:“请先生教我?”

    “大金的局势,不用谁教,小王爷读过兵书,该明白的都明白。大金强时,可俯瞰天下,可如今一朝露出疲态,那便是腹背受敌的局势。蒙古若是跟宋国联手,大金危矣!”

    这两家一家有钱有粮,一家有战马兵将……这么想着,就看见这位先生随手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舆图,山川河流,无不在图上。

    可是这么越看,心里就越是不安稳。等看到一根带着箭头的线从蒙古直抵山DONG,又听先生道:“彼时山DONG豪强四起……”

    这话叫他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些豪强恨的不是蒙古人,恨的是金人。是金人占了他们的土地,是金人抢夺了他们的女人,所以,这所有的仇恨都是冲着金人的。蒙古铁骑加上金国内部汉人的暴动,山DONG河BEI之地,落入敌手只是早晚的事。

    可若是这两地落入敌手,金国真就尴尬了。真真就被人围在中间,进不得也便罢了,退也退不得!因为通往会宁的通道,在这两地落入蒙古之手的时候,已经掐断了。

    那个时候,那便只是死路一条了。

    四爷就说:“当年赵匡胤兄弟如何对南唐后主的,小王爷可知道?”

    自是知道!

    四爷就带着几分感慨的道:“那时候他们一定想不到他们的子孙后代会遭遇更不堪的待遇。”紧跟着,他的语气更轻慢起来,“如果这真真冥冥中自有天数,那金朝之后的结局……又会比宋徽宗宋钦宗更好吗?”

    事实证明更加凄惨!

    听的完颜康呐呐不能言:以蒙古人对金人的痛恨,能落到什么好呢?

    他一拳打在桌子上:“只恨我年轻见识浅,朝堂之事,完全插不上手。”

    四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了一句:“没有什么插得上手插不上手的!若是想插手却插不上……那这就得想想了……毕竟,万事皆有根由!”

    完颜康一时没明白这个意思。

    回去之后转辗反侧睡不着,什么叫做万事皆有根由?是自己插手不上朝堂之事有根由吗?

    什么根由?不外乎父王不让。

    可父王为什么不让呢?!

    他又想不明白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打小习武,父王就以为自己的志向在江湖?!

    这个……怎么说呢?

    父王只自己一个儿子,虽然总说:康儿,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只要你高兴就好。

    这些年,父王也一直是如此做的。小时候,只要能逗的母亲一笑,父王就会奖励他,不管是什么样的要求,都答应下来。稍有不高兴,说一句谁伺候的不好,那伺候的下人非得去了半条命不可。

    在王府里,父王不允许任何人违逆自己这个小主子。要说这样都不是疼宠,什么才是疼宠?这么宠爱自己的父王……怕真的只是以为自己喜欢江湖吧。

    想到这里,他再不能安稳。有些事迫在眉睫,半点都不容耽搁。

    天不亮就起床,喊了两个侍卫进来梳洗,天一亮就跟穆念慈告辞,穆念慈言说:“说不得我爹爹这两天就回来了。”

    完颜康半点要见的意思都没有了。这个杨元贞他不觉得有多大的本事,真正有本事的人他也见了,人家话不多,但自己眼不瞎。眼前这个寨子,便是一缩小的城池,要看的都看完了,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